全部都是
2020-06-29 06:18
来源:未知
点击数:           

《经济半小时》记者:县政府和镇政府,他们也知道这边,可能对老百姓生活有影响?

记者:那现在在这的,基本上都是租房子住的,是吗?

《经济半小时》记者:是什么部门主导你们拆迁的?

牛车垛村村民:烟呢,它晚上偷偷放。现在好一点了,据说它搞什么,过滤了什么东西的。

记者:烟?

这是江苏省溧阳市溧阳经济开发区内的一个村庄,名叫牛车垛村。村子里绝大部分房屋已经被拆掉,地上狼藉一片。不过,在这片废墟之中,依然可以看到几栋房子比较完好,其中一栋房子里还有住户。

新基村村民:没有房子,这里的地怎么种,种不了了。

工业企业如果没有获得国家环保部门的环保测评审批,不得进行生产。如果申特钢铁没有环评手续,它这十年就是违规生产。另外,村民反映,2011年,江苏省环保厅曾经勒令申特钢铁停产整顿。

沙涨村村民:我本身从我来说,是不愿意搬的。

钢厂工人:晚上的话,趁着夜色的话,可以随便地(排)放。在夜幕之下什么也看不见。排放了以后,什么也看不见。

就在与老人谈话时,从申特钢铁厂几个烟囱里一直有雾气排出,颜色发白持续排放的雾气应该是蒸汽,不会污染大气。但是,有的烟囱里不时有黄色或灰色的烟雾排出。

反正我是管这块的,2011年9月份,好像省里面有一个整改通知吧。这个情况我不是太清楚。关于申特环保的事情,关于环保规范不规范的事情,专业上跟技术上的事情,有主管环保部门。(溧阳)市环保局,常州市环保局,它是不是达到环保标准,这个企业有影响没影响,谁也不敢说。但是,是不是符合环保标准,市环保局比较专业。

钢厂工人:对,我们这里,白天间歇性地排放黑烟。晚上的话,就放开来可以排了。就是这种情况,厂里面一直这样子的。

新基村村民:前面那个村,叫沙涨(村)。

新基村村民:嗯,烟就飘过来了。

记者:为什么拆迁?

记者:歇耕地什么意思?

这位村民告诉记者,因为钢厂污染环境,新基村被当地政府要求整体搬迁,却没有给村民提供安置房,也没有给大家安排就业门路。那么,新基村已经搬走的一百多户人如今住在哪里呢?

蒋家巷村民:是。

牛车垛村村民:量不大但到处是,污染啊。你这个拆迁了以后,这个地方还要,有人生存,还要种地,还要干什么。

因为我刚接手。

沙涨村村民:总共只有90元钱一个人。

原来就是我们溧城镇给一点污染费给我们。

新基村村民:现在,一共现在还有九户。

记者:污染太大了。

从溧阳市溧城镇到开发区管委会,对申特钢厂污染的问题层层推到了溧阳市环保局。但环保局依然没有给出明确答复。

这些村民告诉记者,沙涨村与牛车垛村和新基村一样,都被划为了搬迁范围,但沙涨村不少村民对搬迁持有异议,于是,5月4日下午,沙涨村召开全体村民会议进行协商,没想到几十名外来人员闯入会场袭击村民。村民报警后,当地警方抓获了部分行凶者,缴获砍刀、电警棍、对讲机等物品。据分析,这起事件与沙涨村搬迁有关。

老人说,钢厂在白天都是间歇性排放烟雾,大量排烟都在晚上偷偷进行。另外,他还发现,村子里最近突然出现了一些化工废料。

蒋家巷村民:落到护栏,全部都是。

新基村村民:都搬走了,拆迁。

那么,沙涨村遭受的烟尘污染有多严重呢?

牛车垛村村民:知道,早就知道。我们跟钢厂是(像)一家,一刮西南风全是烟。

被污染逼走的牛车垛村:几百号村民整体搬迁

牛车垛村村民:渗到地下去,就影响水源了。对呀。你看这是什么,这都是化工的东西,对不对。我不在行,但是这肯定是化工的东西。刚倒的时候,气味浓得不得了。

记者:不愿意?

记者:会落到哪儿?

记者:从哪儿出来的?哦,烟浓得很。

蒋家巷村民:是。

新基村村民:为什么要拆?住得好好的,为什么要拆?

新基村村民:都租房子。就是五元钱一个平方,给你出租费。

记者:没有搬走的大概有几户?

《经济半小时》记者:前面那个村子,叫什么名字?

记者:是为什么拆迁呢?

【半小时观察】

沙涨村村民:当时开始说是以污染(原因)搬迁,后来呢,是以新农村改造(名义)搬迁的。

沙涨村村民:一个,这边(本来)空气好,风景好。就是因为它污染,从内心来说不愿意走。

《经济半小时》记者在采访中注意到,在这家钢铁厂周边,散布着若干村庄,距离钢厂有远有近,但多数都在几百米左右,像新基村和牛车垛村一样,也已经基本拆掉,不过这次村民们提到的沙涨村,距离钢厂比其它村庄更近,却没有拆掉,这是为什么呢?这个村子真的拿到申特钢厂给的污染补偿了么?

记者:什么都看不见。

(央视《经济半小时》)

村民代表:哦,我们还有30几户人家没有拆迁,但是污染还在排放。到现在晚上天天在排放。

江苏省溧阳市溧城镇牛车垛村租住户:是。

沙涨村前村支书:后来考虑到这个污染,就叫我们村子里的村民,要搬迁,

《经济半小时》记者:一股臭气,刮什么风的时候,这里污染严重?

《经济半小时》记者:那它为什么不用文件里边不用污染这个词呢?

新基村村民:不让种(地)。

朱家埠村民:晚上排得多一点。晚上它就几个烟囱一起冒,又没有人拍照。

牛车垛村村民:听说它早就装好了。问题是它不怎么用。

《经济半小时》记者:为什么呢?

记者:污染?

《经济半小时》记者:一下雨,雨就渗到地下去了。

新基村村民:不愿意。

记者:有气味。

牛车垛村村民:看到没?就是那烟。

村民偰恩连:2011年有一次,我们村上去了几个人,到环保局去过一次。环保局去了以后,看到它一个东西,省环保局(厅)来的,叫它们(申特钢厂)

那么,申特钢铁有没有获得环保测评审批,有没有因为污染被勒令停产整顿呢?记者跟随钢厂附近村庄的村民代表到当地有关部门寻找答案。

9月21日要停产整顿,就看到这个东西。涉及到上面叫它,省里面叫它整顿,溧阳不知道它怎么处理的。

沙涨村:曾经的长寿村,现一年接连有3位村民患肺癌去世

【江苏溧阳:为保污染钢厂 逼走多个村庄】江苏省溧阳市申特钢铁厂卫生防护距离不达标,环评不过关。可当地政府却不把钢铁厂搬走,反而是逼着周围村庄的村子搬迁,村民被迫歇耕,生计无保障。面对村民的质疑和呼吁,申特钢铁和当地环保部门拒不回应。村民该如何捍卫自己的利益?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展开调查……

村民代表:我想问问,申特的合法手续都有吧?都在你这里吧。

沙涨村位于新基村和申特钢铁公司之间,与钢厂隔着几条庄稼地,比新基村更加靠近申特钢厂,但整个村落却十分完好,没有搬迁的痕迹。不过,进入村子之后,在一栋房屋的外墙上,记者看到了一份通告,从中隐隐嗅出了一丝不同寻常的气息。通告提到了今年五月四日,沙涨村几乎遭到一群不明身份的社会人员围攻的事件,指出其指使是拆迁公司。

记者:烟。

朱家埠村民:从那边放(烟)气,动不动,一股气放出来,我们不是经常咳嗽。

蒋家巷村民:灰尘那么多,烟比较浓的。因为刮西风的时候,烟比较严重。很多黑烟,很黑的黑烟,还有铁屑。还有白的粉(尘)。

记者采访时大约是下午四点左右,从村子向钢厂远远看去,时不时能看到烟囱里排放出的不明烟雾,这些烟雾颜色较深,不像白色的蒸汽。

然而等到靠近钢厂之后,天色已经黑了下来,几乎什么也看不到了。

牛车垛村村里的化工废料

《经济半小时》记者:但实际上是什么?

记者:哦

客观说,在溧阳经济开发区牛车垛村了解到的情况出乎《经济半小时》记者的预料,污染类的节目已做过很多,通常如果工厂污染,影响了居民正常生活,工厂会被搬离居民区,但在江苏省溧阳市,怎么会因为工厂污染,把一个村子的村民整体搬迁呢?这个村子的搬迁真的是因为污染吗?记者继续进行了调查。

这位老人说,申特钢厂排放烟尘污染了附近好几个村庄,各村都曾经向当地有关部门反映过多次,也多次到申特钢厂讨要说法。听说有的村子拿到过申特钢厂给的污染补偿,新基村同样受到污染,却没人拿到过。

溧阳市中关村开发区管委会环保科干部:沙涨村的。

江苏省溧阳市溧城镇牛车垛村租住户:不知道啊。

《经济半小时》记者:你听谁说有污染费?

沙涨村村民:镇政府招的拆迁公司。

沙涨村村民:一开始办厂的时候,它灰尘掉下来,我们地上都看到一层白的灰尘。那个污染确实以前比较厉害。现在有的(时候),环保方面也抓得比较紧,

新基村村民:污染。

新基村村民:不知道什么时候有房子。

记者:是什么污染?什么东西?

沙涨村前村支书:这个钢厂它主要是空气比较污染,比较大,灰尘比较多。

溧阳市中关村开发区管委会环保科干部:申特的是这个情况,现在说不清楚。

记者:像那些黄烟,那些烟是,它为什么选在晚上排呢?

牛车垛村村民:是,要往年这个菜,你要洗的话,不容易洗,全是这个东西。

村民们说,钢厂的污染已经影响了村民健康。据了解,沙涨村是个长寿村,有两位老人活到百岁以上,前几年才去世。目前有90岁以上老人二人,八十岁以上老人几十人。但在去年一年,接连有3位村民患肺癌去世。村民们认为与钢厂污染有关。

新基村村民:歇耕。一分钱都没有,我们怎样生活。

牛车垛村村民:县政府和镇政府。

记者:过滤?

《经济半小时》记者:污染费?

记者:在这租房子啊?

蒋家巷村民:黑的。

新基村剩余九户村民一直不愿搬迁,还有另外一个原因。

朱家埠和蒋巷村都在牛车垛村的东边,距离申特钢厂九百米左右,村民们说,他们十年来一直遭受钢厂烟尘污染之苦,多次反映没有结果,但没有听说村子要搬迁。在申特钢厂北面约六七百米,有一个村子叫新基村,绝大多数住宅已经被拆掉,只有几户住宅依然完好。

沙涨村村民:叫来一批黑帮,黑帮人打手,拆迁公司叫来黑帮,打我们村民。

这位住户说,她来自外省,在马路对面的申特钢铁公司打工,对牛车垛村搬迁之事并不知情。不过,在村边的菜地里,记者终于找到了一位村民。

这位村民搬走已有几个月,为什么又后悔了呢?

新基村村民:租房子。

《经济半小时》记者:是什么理由让你们搬迁?为什么让你们搬迁?

朱家埠的南面是蒋巷村,这个村子与申特钢厂的直线距离同样不到一千米,村民们说,他们常年被钢厂飘来的烟雾所困扰。

在溧阳经济开发区,《经济半小时》记者遇到了一系列出乎预料的事情,村民们反映说一家叫做申特钢铁的企业给他们的生活带来了严重影响,但最终的结果却是村庄陆续被迫搬迁,村民们反映的是否真实,申特钢铁又是家什么样的企业呢?

据了解,当地政府按照村民原有住宅面积,每平方米每月补助五元钱,让搬迁走的村民自行租房居住,所以,村民们分散租住在周围的城镇和乡村。村民们搬走之后,家里的地怎么种呢?

记者:哦。那一块儿。

朱家埠村民:西风。

既然住在这里有污染,多数人已经搬走,这几户人家为什么不一起搬迁呢?

记者:是你家租房子住,还是(村民)都租房子?

溧阳市环保局环境执法大队负责人称,江苏申特钢铁有没有环保测评手续,他会在12月9日给出答复,但至今再无消息。不过,记者检索国家颁布的“工业企业卫生防护距离标准”发现,炼铁厂与居民区的最近距离不得低于以下标准:当地最近五年平均风速小于每秒2米时,最近距离不得少于1400米;平均风速在每秒2米至每秒4米之间时,最近距离不得少于1200米;平均风速大于每秒4米时,最近距离不得少于1000米。也就是说,炼铁厂与居民区的最近距离无论如何也不能小于1000米。这样看来,申特钢铁与牛车垛村仅有一路之隔,明显违反了此项规定,不应通过环保测评。那么,申特钢铁距离沙涨村又有多远呢?

这些化工废料五花八门,散发出刺鼻的气味。老人发现,这些废料是牛车垛村六月份搬迁之后才出现的,并且越来越多。老人说,牛车垛村几百号人,就是被申特钢铁厂的污染给逼走的。

记者:哦。就是钢厂放出来的东西,它什么时候开始使用过滤设备的?

这位村民证实了新基村的传言,也就是沙涨村有人曾经拿到过污染补偿费。

记者:光这些,有没有其它的污染呢?

记者:都歇耕了?

牛车垛村村民:它肯定是化工的东西。它都是晚上偷着往这里倒,白天看不到。

朱家埠村民:它天天这样。

《经济半小时》记者:白天还是晚上排得多一点?

《经济半小时》记者:拆迁公司是镇政府招的?

蒋家巷村民:烟也冒出来。

牛车垛村村民:主要是污染啊。以前这个菜,这个里面都是灰,都是灰。现在,时间长了,就是这个地方,全是灰。从钢厂出来的污染的,今年还少了,去年这个(里)全是(灰)。

江苏申特钢铁位于溧阳市昆仑经济开发区,占地面积1800多亩,其前身新港制钢为合资企业。最初于2003年建成投产,后经过复杂的重组,成为集原料、烧结、炼铁、炼钢、轧钢、制氧为一体的钢铁联合企业。在公开资料上称投资额为18.6亿元。是溧阳市的利税大户。但附近村民告诉记者,这个钢厂一直是一个违规企业。

在溧阳市溧城镇2012年5月17日回复村民的一份材料中,对于申特钢铁公司周围几个村庄搬迁的理由表述为“列入环评搬迁范围”,间接证明钢厂距离村庄太近,污染居民生活,不符合环评标准。但后来又说拆迁是新农村改造。

江苏省溧阳市环保局环境执法大队队长:就环保这一块,确实不在我这里。

记者当晚在申特钢厂周围进行了拍摄。这是旁晚时分从远处拍摄到的画面,记者发现,在两个装置之间,不断有黄色的烟雾冒出来。

记者:村上村民都愿意搬走吗?

一个地方的雾霾严重,表面上看是污染造成的,但更深层次的原因,是当地的环境执法不公开、不透明、不得力,环境执法的“雾霾”才是导致空气雾霾的最主要原因。申特钢铁厂到底有没有通过环评,按理说这并不应该属于什么机密,然而直到我们发出这篇报道为止,溧阳市环保执法部门再没有任何消息,自然就更谈不上兑现他们所说的12月9号前给予回复的承诺。事实上,近两年来对于江苏申特钢铁的质疑不断,有媒体曾报道说,申特钢铁通过拆分注册逃避监管,当地环保部门越权审批,甚至有当地村民发出公开信,恳请溧阳市政府主要负责人到现场蹲点调查。对于这些质疑和呼吁,申特钢铁和当地环保部门则毫不理睬,更不回应。《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提出要改革生态环境保护管理体制,及时公布环境信息,健全举报制度,加强社会监督。十八大以来党中央更是提出各级党政部门要积极回应群众诉求,要走群众路线,要破除官僚主义、形式主义的“四风”问题,为什么本应公之于众的信息在溧阳成了机密?为什么面对群众的呼声溧阳环保部门不理睬不回应?我们在这里呼吁,溧阳市政府部门要切实抓好四风建设,落实十八大三中全会的相关精神,用实际行动去化解群众质疑,重建群众信任,这本也是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提出的基本要求。对江苏申特钢铁涉及的污染问题,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也将持续跟进报道。

新基村村民:嗯。

《经济半小时》记者:总共?

记者:一般烟是什么颜色的烟?

《经济半小时》记者:这个量不大啊。

朱家埠村民:那边有一块,看这儿,往前走,走到厂北边那条路上,看这块是黄烟。

沙涨村前村支书:我们溧阳市,我们这个村子靠钢厂近,它是要搬迁。还有后面一个村子,两个村子都搬迁,周围搬了五个村子。

沙涨村村民:5月4日。

记者:白的粉(尘)

稍好一点。反正钢厂污染的比较重一点。

朱家埠村民:臭气,一股臭气,臭得要关上房门,一股臭气。

沙涨村村民偰恩连:我们认为,钢厂的污染比较厉害。呼吸道疾病,主要是因为空气污染得的。

沙涨村村民:实际上就是,实际上,我们这地方就是(因为)污染搬的。

老人告诉记者,牛车垛村与申特钢厂只隔了一条公路即江苏省241省道,村子十年来一直遭受钢厂飘来的粉尘和烟雾污染。

虽然村民患肺癌是否与钢厂污染有关尚存争议,但沙涨村遭受的污染显而易见。比它更远一些的新基村已经整体搬迁,沙涨村为什么还没有搬迁呢?

新基村村民:有啊,前面那个村子还有,沙涨(村)。我们这里说还有的,反正我没有拿到钱。

江苏省溧阳市环保局环境执法大队队长:等我找好了,我跟你联系,好不好?

村民代表:对,是申特钢厂。你们也没有按照环境污染进行拆迁。你叫我们怎么拆,还在继续污染我们,要我们吃得消吗?

钢厂周围几个村庄同样饱受污染之苦,搬迁村民被迫歇耕,生计无保障。

江苏省溧阳市溧城镇牛车垛村租住户:嗯。住到那边去了。

新基村村民:它那现在,叫我们地也不要种,歇耕。

据了解,已经搬迁的村民,分散租住在几里甚至几十里之外,回村种地极不方便,所以,当地政府让村民们将土地歇耕,转包给种田大户来耕种,每亩地一年补偿800元。这位村民说,他这次回村是为了打理他家剩下的2亩菜地。从租住的房子回村种菜,往返一趟要七八里路,搬迁后,没有安置房,没有就业门路,非常不踏实。已经整村搬迁的牛车垛村,据说五年后才能有安置房。

牛车垛村村民:拆迁了。

朱家埠村民:这儿罐子旁边。

牛车垛村村民:右边那个远处,烟,不是蒸汽,发黄这烟。那边是蒸汽。这个烟都是有味道的。看吧,侧面冒黄烟,明显的黄烟。而且远处,这一片黄烟,横着一排。

村民代表:我们是沙涨村的。

村民:(对齐)0(刻度),15米,走了。往那边走是对的,总共是30个。

蒋家巷村民:还有其它,烟。

记者:开过去开过去。

申特钢厂距离村庄不到400米,卫生防护距离不达标,远低于环评标准

记者:嗯。

老人说,村民们世代居住在这里,种地为生,不能因为十年前来了一个钢铁厂污染环境,就让村子搬走,所以他们九户没有在搬迁的协议书上签字。不过,新基村大多数村民已经搬走了。记者在村边巧遇了几个已经签字搬走的村民。

沙涨村前村支书:现在我们村子上就是有一个我们老祖宗的古墓,这古墓现在已经是省级文物保护单位。省文化厅来过几次,常州市文化局来过,常州市文化局认为这个村庄不能拆。这个村庄年代比较远,是有七百多年,七八百年的历史了。

据了解,在江苏省文化部门介入后,溧阳市对沙涨村的搬迁政策作出了调整,人员依据自愿原则先行搬迁,村庄和住宅暂不拆除,对村中的文物予以保护。 沙涨村这个古老的村落暂时保全了下来,但多数村民已经在搬迁协议上签了字,留在村里的只有三十多户人家,而且留守的多是老人。多数土地已经被要求歇耕,转包给了种地大户。留守的老人们担心,一旦他们都搬走,紧跟着村庄可能守不住,下一步也许会失去土地。那么,申特钢铁到底是怎样的企业,村庄搬迁到底和钢厂之间有什么关系呢?

从牛车垛村向东约一里路,是朱家埠村。这个村子与申特钢铁厂直线距离九百米左右,与钢厂隔了一个牛车垛村,村民们说他们也深受钢厂污染之苦。

新基村村民:他们说新钢(申特钢铁)影响我们,影响我们污染,有污染费下来的。我们一分钱也没有搞到。

牛车垛村村民:它就省点钱,不用。

《经济半小时》记者:什么时候?

是这样。搬迁以后就不存在,对人有污染。

记者:还有九户,为什么搬走了?

沙涨村村民:它不用那个,因为用的污染,据我们考虑,用的污染以后,它这个补贴,就不一样了。

江苏省溧阳市溧城镇牛车垛村租住户:我是外地人,在这租房子。

蒋家巷村民:那个污染太大了。

记者:为什么都拆迁了。好好的,为什么搬迁了?

新基村村民:不愿意搬走,现在搬走我们都后悔了。

牛车垛村村民:国家规定,先造房子后拆迁,对不对。政策下来一年了,要先造房子后拆迁。现在哪里先造房子啊,先把你房子拆掉几年,然后才有房子。

为什么溧阳市对申特钢厂附近的村子都要搬迁呢?

你看我们先拆的,五年(后)才有房子,拆掉五年在外面租房子。

沙涨村村民:补偿到90元钱一个人。

村民偰恩连:它手续不全的,没有环评。

溧阳市中关村开发区管委会环保科干部:申特钢厂吗?

村民代表:(手续)补齐了吗?补齐了吗?就这个环评报告弄好没有,就这么简单。

记者实地测量发现,申特钢铁公司与沙涨村最近距离约为450米,扣除测量线路达不到直线的误差,实际最近距离约为400米,远远达不到国家规定的工业企业卫生防护距离标准,而这项标准是环保测评的必测项目之一。也就是说,仅此一点来看,申特钢铁公司就已经不符合环保测评的硬性要求。

新基村村民:嗯,黑的烟。

记者:这村子是拆迁了,还是咋的?

朱家埠的村民告诉记者,每到刮西风的时候,钢厂的烟雾和粉尘就会飘到这个村子来,有时烟雾刺鼻难以呼吸。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96v4g.cn天津市垦曰嘉路桥工程有限公司 - www.96v4g.cn版权所有